传说很早的时候,滦州城北住着两条龙,一条是青龙,一条是绿龙。这两条龙轮流当值,管着一方的雨水年成。特别是每当天旱的时候,这里的人们就去向他们祈雨,轮到青龙当值,它

 

 
       传说很早的时候,滦州城北住着两条龙,一条是青龙,一条是绿龙。这两条龙轮流当值,管着一方的雨水年成。特别是每当天旱的时候,这里的人们就去向他们祈雨,轮到青龙当值,它总是有求必应,要多少下多少;而求到绿龙,绿龙爱开玩笑,不把人急死它才不下哩,有时候它还耍顽皮,这里下的发了河,那里旱的着了火。等把人们急的差不多了,它才把涝的地方吸干,把旱的地方下足,反正它也不希望百姓受苦。
       滦州城里住着个陈半仙,说他啥都不懂是冤枉他,说他啥都懂是折杀他,他也就是个半瓶子醋,斗大的字不识半升却总爱人前显圣。这天天挺热,吃完晚饭这家伙剔着牙咂着嘴来到阁上那棵老槐树下,大蒲扇一挥就又开讲。每天这里都聚集着不少来乘凉的人,五行八作啥人都有,也有那不甘寂寞爱幻成人形的精怪赶来凑热闹,反正城里人杂,谁也不认识谁,加上天黑,多几个少几个陌生人也没人在意。且说今天这陈半仙讲的是又有好几天没下雨了,大伙知道咋回事么?大伙只知道近来有些旱,还真没人考虑为什么旱!陈半仙一说,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你说咋回事?有的人憋不住就问了一句。陈半仙见达到了效果就嘿嘿一笑说,你们不知道,今年是绿龙当值,它是条懒龙,不把它伺候好它懒得出来。你忘了前年也是它当值,不知谁把它惹急了,那雨下了三天三夜,大堤决了口,水淹滦州城,咱街上都驶船了,死了多少人呀!
陈半仙说的不错,前年确实发大水,东关就是那次给冲走了,淹死了几十号人。可这与青龙绿龙无关,是人都知道,凡是淹死人的事那可是大事,淹哪里,怎么淹,淹死多少,淹死什么人,这都是天上玉皇大帝和地下阎王爷核计的事。龙只管下雨,玉皇大帝叫下多少就下多少,不管淹死人。况且,前年是青龙当值,给绿龙搁上冤枉。正巧这天顽皮的绿龙没事也幻成人形来这里听古,听到陈半仙讲到这里就不满意,可它想好龙不和人逗,我堂堂一条神龙不和你凡人一般见识,你爱说啥说啥!绿龙不吱声,那陈半仙还在那里瞎侃:这条绿龙可真不是东西,它不但懒,而且还忒淫,有一次这绿龙找不着母龙,实在忍不住,把条草蛇给弄大了肚子,这条草蛇受了委屈,一长气把龙胎生到凌霄宝殿玉皇大帝的座下。这天玉皇大帝早朝,就感觉屁股下面鼓鼓臃臃的,伸手一摸是条小蛇也没敢声张。散朝后传来值班护卫,喝问这蛇是怎么回事?值班护卫吓坏了,赶紧掐指一算,知道了是绿龙做的孽。玉皇大帝听了非常震怒,叫巨灵神把绿龙拘上天庭,打了它八百神鞭,抽的它皮开肉绽,半死不活的才罢手。打那,这绿龙就更懒了,整天在龙窝里懒着不想出来,它哪有精神头行云布雨呀!
       大伙听着挺逗乐,也没人当真。就有那认真的听出破绽,问他:“半仙呀,这天上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呀?你有亲戚在玉皇那里当差呀?”陈半仙摇头晃脑的说:“天机不可泄露。”半晌,见没人拿他当回事,忍不住又说:“你们不知道,我和青龙是哥们,这都是青龙告诉我的!”
在旁边早就听得怒火中烧的绿龙已经忍无可忍了:你编排我别的什么都行,你可别侮辱我的龙品,你要拿我龙品不当回事,我拿你祖宗三代都不当回事!这样想着它也顾不得绅士了,冲上前去啪啪啪一连打了陈半仙十几个嘴巴,又龙爪一伸,抠进陈半仙的嘴里,生生把陈半仙的长舌头给抠了出来一扯两段摔在地上,然后化作一股青烟而去。
       且说人们听陈半仙神吹海聊的正高兴,就听见陈半仙啪啪啪的一劲儿挨嘴巴,一颗脑袋被打得晃来晃去,就是看不见是谁打他,又见不一会他那条长舌头也被扯出来扔到地上,刚才还神采飞扬的陈半仙忽然满嘴是血再也说不出话来,一劲儿“啊啊”,都已经吓得三魂出窍六魄升天,呜嗷一声作鸟兽散了。不久,没了舌头的陈半仙就死掉了。
       不说大伙都觉得那天晚上的事实在蹊跷,且说绿龙回去后,越想越不是滋味,它惩罚了那个满嘴跑舌头的陈半仙还不解气,它还生青龙的气:你还和那个一点人品都没有的陈半仙拜把子,说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信口开河给我造谣,说我跟条草蛇苟且,这么脏的事情亏你也编的出口,我都替你脸红!罢罢罢,几千年的交情咱到此就算恩断义绝!
       绿龙是个急脾气,它越想越气,寻思都是同殿称臣就想一忍再忍,可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就腾云驾雾找到青龙窝,对青龙说:“青龙你是龙不是龙?你怎么啥没影的事都敢编?听说你常跟你那拜把子陈半仙说我的坏话,是吗?”青龙平常老实惯了,突然被绿龙兴师问罪一下就懵了:“这都哪跟哪呀,我怎么一句也闹不明白呀?我啥时候说你的坏话了呀?再说你就是有坏处我整天在窝里卧着也没处说去呀,慢说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呀!”不等青龙说完,绿龙就拽着青龙向天上飞去,怒火冲昏了头脑的绿龙根本不给青龙申辩的机会,上去就张开血盆大口向青龙咽喉咬去,四只利爪也一起向青龙要害招呼,很快,没有精神准备的青龙就被绿龙撕扯的浑身是血。片片龙鳞纷纷剥落。看着青龙一直只顾招架却不还手,绿龙渐渐不忍,愤怒的长啸一声:“你不是龙!”随后腾空而去。        
       绿龙虽然找到青龙恶战了一场,还是觉得不解气,这天夜里,它就想了个办法给青龙窝附近的百姓托梦,告诉他们青龙窝那里每天早上都会有一条青黑色的小蛇到岸上晒太阳,谁要逮到它谁就能发大财做大官。
       可不是,二天人们一大早都来到青龙窝,看到那里果然有一条小青蛇,盘在一起晒太阳,只是浑身血迹斑斑到处是被抓伤咬破的痕迹,看着就让人心疼。这里的人们心地善良,他们没有抓它,还在它旁边放了许多老鼠青蛙给它吃。正在这时,从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掏出一个银白银白的小药罐儿,倒出些白药沫洒到小青蛇的伤处,奇怪,刚才还血肉模糊的小青蛇马上变得油亮油亮的了,片片鳞甲青光闪闪,从里到外透着活力,那些伤痕一丝也不见了。人们看到那条小青蛇懂事似的向白胡子老头频频鞠躬的样子,白胡子老头呵呵笑着摆摆手,意思是没必要谢我,然后又一摆长袖,从里面袖出一条焦绿焦绿的小蛇,白胡子老头嘴里念念有词说:“孽畜,还不向你师兄道歉!”只见那条绿蛇扭捏了一会儿,慢慢向青蛇爬去,到了跟前,又慢慢昂起头,向青蛇认认真真的鞠了三下躬,青蛇连忙还礼,两条蛇突然就盘到了一起,互相纠缠着向水里游去,一会就没了踪影。
等人们回过头来,要问白胡子老头怎么回事时,白胡子老头已经不见了。人们都说,那白胡子老头是个龙王,他知道绿龙冤枉了青龙,是专门到这里来给他们解除误会的。
       从此,这一带年年风调雨顺,岁岁五谷丰登,人们都说是青龙和绿龙的功劳。后来,青龙和绿龙都得道升天了,这里的人们为了纪念它们,把青龙呆过的地方就叫“青龙”,把绿龙呆过的地方就叫“绿龙”。只是“绿”、“卢”同音,再后来,绿龙呆过的这个地方就被人们叫成了卢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