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州地秧歌与唐山、秦皇岛二市各县区的地秧歌同属冀东地秧歌的范畴。现在冀东各地的秧歌都习惯在前面冠以本行政区划的名字,所以冀东地秧歌在滦县也称滦州地秧歌。冀东地秧歌

滦州地秧歌与唐山、秦皇岛二市各县区的地秧歌同属冀东地秧歌的范畴。现在冀东各地的秧歌都习惯在前面冠以本行政区划的名字,所以冀东地秧歌在滦县也称滦州地秧歌。冀东地秧歌,其主要是指发源于滦县、卢龙、滦南、昌黎、抚宁,迁安,乐亭等滦河下游三角州冀东广大地区的秧歌,而这一地区在从古至今漫长的历史时空中,大部分或为古滦州的辖地,或同为卢龙永平府的领地,地缘关系紧密。冀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不仅一脉相承,无论怎么开枝散叶,其根脉也在古滦州今滦县,这是毋庸置疑的。

素有“冀东文艺三支花”美誉的皮影、评剧和大鼓都孕育发祥于滦州这块沃土,而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这三个艺术种类,在其成长完善过程中,又都曾经汲取滦州地秧歌的营养。地秧歌与评剧﹑与滦州的渊源不可分割,早为国内外专家学者所共识。而滦州地秧歌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元时代,有着一千多年的传承历史。综上所述,冀东地秧歌发生发展的根也应当在古滦州今滦县。

冀东地秧歌的起源,比较一致的说法是由宋代一种叫“村田乐”的插秧劳作时的民歌号子,经辽、金、元各代融合北方诸民族文化演变而来。即反映当时人们插秧劳作时即兴表演的原始艺术形态。体现了先民们在劳动过程中,当表达丰收的喜悦或欢度吉庆之时,“常歌之,咏之,而当歌咏之不足时,就足之蹈之,手之舞之”。于是,渐渐产生了载歌载舞的秧歌。还有一种说法,“秧歌”的“秧”为太阳的“阳”,即阳歌,与祈福、祭祀等宗教活动有密切的关系。究竟秧歌的源头哪种说法更接近些,还是二者兼而有之,我们不敢自专,还是留给专家考证定论吧。

滦县从辽代开始一直是州城所在地,滦州地秧歌从辽代及至金、元、明、清都有文字可考。据《辽史·乐志》记载,“辽有国乐、雅乐、大乐、散乐、跷歌、吹鼓乐……。散乐即‘俳优’歌舞杂并,吉庆日,民间兴散乐鼓吹,此风滦州犹胜”。

金代《金渊集》记载仇远的诗词中写到:“吴下老伶燕中回,能以北调歌落梅”。而落梅在滦县早期的秧歌戏唱词中屡见不鲜,《滦县文化志》里就记载落梅调唱词,如“一朵莲花落,莲花落一朵”,“一朵梅花落呀,梅花落,落梅花呀……”

明许庄《滦州志》记载:“元代各村百户长,每逢鞑靼人喜庆节日,强行村镇举办花会弹歌弄舞……”《滦县文化志》记载:“每逢旧历农暇,乡民多演办秧歌、高跷、龙灯、狮子舞、旱船、拉花(小车会)跑驴舞、竹马戏……等沿村歌舞,犹古盛世傩驱之俗,至填仓而已……”。《滦县文化志》又记载“在宋、辽、金、元时代,秧歌花会已有相当深厚的基础,以至延续到明、清、民初、脉脉相传不败”。

清道光以前的秧歌名家,只停留在民间的口传上,没有确切的记载,从清咸丰末年起至光绪年间,就有了文字记载。滦州这块土地上,秧歌花会,车拉戏(雷庄镇黄庄)空前繁盛,在普及到城镇乡村唱秧歌的基础上,涌现出一大批能歌善舞的著名秧歌脚,这些秧歌脚在当时都非常有名气。据《滦县志》和《滦县文化志》记载,原滦州现滦南县的成兆才(艺名东来顺),滦县东吴坨村的张德礼哥儿五个(号称一窝张),滦县光水坨的金开福(艺名金长腿),金开河、金开亮、金开芳(艺名漱六),滦县曹家河槽村的曹广科,原滦州今滦南县的任连会、任善丰(艺名月明珠)父子(评剧第一代演员),上述这些人,都是当时知名的秧歌脚。后来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成为第一代评剧艺术家。比他们稍晚些,还有滦县曹各庄村刘勇杰,黄庄村柴立峰、浦旺,雷庄村刘景春,灰山村的李朝元、刘树敏、李树平﹑李树柏等以舞为主的秧歌好手。他们都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秧歌名角儿。

成兆才、金开芳这些滦州地秧歌好手,都是出身贫苦的农民,他们居住的村子在过去荒凉偏僻,土地贫瘠,十年九旱,蝗灾不断。春夏之交,青黄不接,很容易闹饥荒。每到春荒为果腹甚至外出乞讨。农闲时他们这几个能唱的就三五搭帮,撂地围圈,招徕观众,卖艺求生。这样,比带秧歌队出外演出更灵活,费用低,更容易挣钱糊口。为了适应这种商业演出的需要,他们在唱秧歌的基础上把小出子改革创新,由一人单口,二人对口唱几个角色的故事,改为分行当彩扮,一个人演一个角色,又不断丰富其故事情节,学习河北梆子等剧种,加入文武场,形成唱舞结合的“秧歌戏”,继而发展成冀东莲花落,即平调落子,最后定名为评剧。而以成兆才,金开芳为首的这些著名的秧歌脚,也逐渐从地秧歌中脱离出来,成为专业戏曲演员。成为评剧一代宗师,评剧的奠基人。

与成兆才等人齐名的滦县柴立峰、浦旺等以舞为主的秧歌名家,融入更多的舞蹈语汇,唱舞结合,遂形成了滦州南派秧歌。南派秧歌以“唱秧歌’闻名,妞、公子的表演技艺高超。北派秧歌以原滦州今卢龙县大阎岭村的秧歌名角伦宝善为奠基人,北派以丑、的绝活见长。所有这些,极大的丰富了滦州地秧歌的艺术魅力和表现力,使滦州地秧歌更加丰富多彩。

在此着重介绍一下北派地秧歌大师伦宝善,他八岁随父伦克进学习秧歌,一九五六年与徒弟高凤兰一起出席全国文艺会演并获得一等奖,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接见并获得赞誉。周总理称赞伦宝善的表演是“小巧玲珑,满堂是彩”。伦宝善的舞蹈动作轻快敏捷,脖颈旋转,两肩揉错,自成一格。练就的蹲裆移步,帽子甩缨,自摘自带等堪称门派绝技。他是滦州以舞为主的北派秧歌奠基人,在滦县的传承谱系也最为清晰。伦宝善收刘庆宾、高凤兰,杜庆志、谢文宽、马丽华为徒。高凤兰收刘建平(艺名老铁)、李宝利为徒,杜庆志收黄跃双为徒,(艺名红牡丹),刘庆宾收黄恩好为徒。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文革结束之后,滦州地秧歌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南派北派秧歌兼容并蓄,一大批年轻的地秧歌佼佼者独领风骚。有刘建平(艺名老铁、攻擓),张胜(艺名白牡丹,攻妞),唐兆安(艺名黑牡丹,攻妞),黄跃双(艺名红牡丹,攻妞),上述四人被广大秧歌爱好者编成顺口溜,称作“牡丹三枝花,老铁是她妈”。他们的名号享誉津、唐、秦广大地区。

刘建平,河北省舞蹈家协会会员。他的表演灵活泼辣,风骚俏皮,激情洋溢。棒槌花繁复多变,令人眼花缭乱;咯蹭步与谢场小跑别具一格;板凳转、盘腿跳、腰上拿大顶等为独创绝技。被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唐山市舞蹈家协会主席任四一评价为“冀东第一擓”。几年来,京、津、唐、秦等地区的大型演出活动经常邀请刘建平和他的搭档们去演出,并两次参加了河北省民俗文化艺术节的演出。河北音像出版社、辽宁音像出版社,分别录制了以刘建平、黄跃双、张胜、刘庆宾等人为主演的《滦县地秧歌》、《冀东地秧歌》、《中国大秧歌》等音像制品在全国广为发行。刘建平与著名的丑角刘庆宾、黄恩好师徒、红牡丹等五人还多次参加国家级民俗文化演出活动,并屡获大奖。

值得一提的是滦县另一位秧歌名角杨国良,他生于秧歌世家,扮相漂亮,身手不凡,妞、擓、丑、公子各行当样样出色当行,扇子功美不胜收,技艺高超。

  向来难登大雅之堂的民间秧歌,被这批年轻人扭到了央视《星光大道》、《民歌中国》、《舞蹈世界》等栏目的舞台。把滦州地秧歌这种民俗艺术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2013年6月,滦州地秧歌被正式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奠定了滦州地秧歌在冀东乃至全国秧歌界的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