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括地志》的精准表述与史相合 ——解读 “ 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 为了提高《括地志》在学界的可信度,用司马迁的《 史记•伯夷列传 》来注引《括地志》的内容被

三、《括地志》的精准表述与史相合

——解读 “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

为了提高《括地志》在学界的可信度,用司马迁的《史记•伯夷列传》来注引《括地志》的内容被×。那只剩《括地志》作为孤竹城在今卢龙的依据了。《括地志》的“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为热心参与蔡家坟行动的一批人所信赖、并加以大力宣传!鄙人愿同《孤竹国历史文化综述》的作者、蔡家坟说的那位先生、表示认同的学者及其各界所有朋友们共同解读《括地志》所记“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的实质内容。

史籍上以“卢龙”冠名的有卢龙塞、卢龙道(潘家口一带)、卢龙镇(府城西北190里)、古卢龙县(即古肥如,府城西北三十里)和今卢龙。今卢龙县在1946年7月前曾辖滦河以西,西到九百户地区,而其后滦河以西被划归了滦县。《括地志》一书所指的“卢龙”究竟是上述卢龙中的哪一处呢?今天仅阐明以下四点史实:

①《括地志》成书于唐初。

括地志》是中国唐朝时的一部大型地理著作,由唐初魏王李泰(619―653)主编。全书正文550卷、序略5卷。它吸收了《汉书·地理志》和顾野王《舆地志》两书编簒上的特点,创立了一种新的地理书体裁,为后来的《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开了先河。全书按贞观十道排比358州,再以州为单位,分述辖境各县的沿革、地望、得名、山川、城池、古迹、神话传说、重大历史事件等。征引广博,保存了许多六朝地理书中的珍贵资料。今括地志辑校四卷,约13万字。由李泰主编的《括地志》完稿于贞观十五(641)年,“奏上”于贞观十六年(642)。

②今卢龙在《括地志》成书时的唐初叫“平州”。

金《平州石幢记》载:“平州古城今之北城是也,南城辽人筑之”。(东城于“洪武四年,指挥费愚廓其东而大之”编者),又载:“平州大郡……秦并六国,……乃号辽西郡。炎汉御宇,更号右北平。曹丕有国,改制卢龙郡。……隋文创业,去郡为平洲。唐乘王辇,只号平洲,后唐五代辽,皆从平洲之名。”今卢龙城内有一石幢名曰“陀罗尼经幢”,俗称“石塔”简称“石幢”。复建于金大定九年(1169)五月,竣于大定十一年十一月。《平州石幢记》镌刻于塔上,其文清晰可辨。该塔现仍屹立于卢龙城内南门之北。

康熙五十年《永平府志•灾祥》卷载:

德宗真元八年(793).秋八月,大雨,平州地水深丈五尺;

……

《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七•北直八》对永平府的历史沿革有如下记载:

永平府 :古冀州地。有虞时分为营州地。夏仍为冀州地。商时为孤竹国。周属幽州。春秋时为山戎、肥子二国地。战国属燕。秦为右北平、辽西二郡地。汉因之《汉志》:右北平郡治平冈道,在今蓟州北境。辽西郡治且虑县,在今府东境。后汉亦为辽西等郡地。晋为辽西郡。其后,石勒、慕容、苻坚相继有其地。后魏亦曰辽西郡,兼置平州。又分置北平郡。高齐亦曰北平郡(以辽西郡并入)。后周因之。隋初郡废,仍曰平州。炀帝又改为北平郡。唐武德二年,复曰平州。天宝初,亦曰北平郡。乾元初,复故。后唐同光初,陷于契丹,仍曰平州,亦曰辽兴军。宋宣和四年,得其地,亦曰平州「赐郡名曰渔阳,又为抚宁军节度。旧《志》作泰宁军,误」。寻没于金。金初升为南京。天会四年,复曰平州。

现行多种刊物均刊有关于《张觉事件》的文章,都称今卢龙在唐代乃至辽、金曰平州。

以上众多史料记载给《平州石幢记》以肯定。

然而有一先生却撰文说:“公元486年,辽西郡设置平州,州治肥如城。”(见《卢龙记忆》33页上数第六行)

③唐初,魏王李泰编撰《括地志》时的卢龙县在肥如城。

康熙、乾隆《永平府志》、民国《卢龙县志》屡次提到“唐之卢龙”,真有唐之卢龙吗?

《隋书》载;“开皇六年(587)省肥如入新昌,十八年(598)改新昌曰卢龙。”按此记载肥如是在公元598年的隋朝 “改曰”卢龙的。

《《辽史•平州》载:“(今卢龙)大业初复为郡,唐武德初改曰平州,有州二、县三。州二:滦州、营州。县三:有卢龙县本肥如国,安喜县本汉之令之地,望都县本汉之海阳县……”。

《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七•北直八》载:肥如城:府西北三十里。高齐废郡入北平郡,以县属焉。隋开皇六年,省入新昌县,后改曰卢龙县。

面对以上史实,那位撰文先生却硬着头皮写道:“隋开皇18年(公元598年),改新昌县为卢龙县,这是历史上首次称卢龙县,县治在今县城……”(见《卢龙记忆》33页)

④肥如城在青龙河之西,滦河之东十里,今卢龙城西北三十里。

《晋书》载:“辽西郡县三:乐阳、肥如、海阳。”

民国《卢龙县志•卷五》(112页)载:“汉书注:应邵曰:晋灭肥,肥子奔燕,燕封于此。汉(高帝六年)初为侯国,后改为县。燕王传杀肥如令,郢人是也。是时,肥如虽为县,而属于燕,故燕王得以杀肥如令。”。肥如存史792年。

据《隋志》载:“卢龙有玄水,流经其县东。”《水经注•濡水》载:“《魏土地记》曰;肥如城西十里,有濡水,南流经孤竹城左合玄水。”《清一统志》曰:“肥如故城在今卢龙县西北三十里。”民国《卢龙县志》载:“肥如城在治城(今卢龙城)西北三十里。”《古肥如县考》载:“肥如城在府城(永平府)西北三十里。”肥如城的地理位置明确、具体、方位准确。肥如应在今迁安夏官营一带。

以上文字足以说明,唐初的卢龙在青龙河之西,滦河之东十里,今卢龙西北三十里的肥如城。今卢龙城在青龙河之东南,与唐初卢龙风马牛不相及。

结论:《括地志》的“孤竹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中的“卢龙”在肥如。而绝非今卢龙。

唐魏王李泰在肥如改曰卢龙后的四十三年(或前1—2年)撰写《括地志》,其中的“孤竹城在卢龙城南十二里”与《水经注》中的“孤竹城在肥如南十二里”不是孪生姊妹,更不是偶然巧合,而是表里合一,实质内容完全一致的同一句话,且不容置疑。

李泰们在《括地志》一书中为什么不照抄“孤竹城在肥如南十二里”?因为那时肥如已“改曰”卢龙,说明了李泰们的与时俱进。《括地志》为什么没写“孤竹城在平州南十二里”,是李泰们尊重史实,不无中生有的治学严谨。应为《括地志》精准表述击节称叹。

读《括地志》请参看下图:

(说明:本图仅考虑了平州、卢龙、孤竹城的区位。其他古地名、海岸线等均未予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