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班赴约棹头东 富士山下梦魂惊 —— 抗战时期赵紫阳赴日演出钩沉 桂 毅 1938 年,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华夏大地硝烟弥漫,哀鸿遍野。 当时,赵紫阳、

影班赴约棹头东  富士山下梦魂惊

  ——抗战时期赵紫阳赴日演出钩沉

  1938年,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华夏大地硝烟弥漫,哀鸿遍野。

  当时,赵紫阳、李秀等皮影艺人正在奉天(今沈阳)演出。《日日新闻社》邀奉天新新茶社的皮影社去日本演出。赵紫阳等9名艺人应茶社楼东之邀一同前往。到达东京后,新闻社的人把他们接到住处。住处挂着“青年学校”的牌子,却不见有学生上课,让他们心生疑窦。

演出地点是松阪屋剧场。剧场的舞台四周围得严严实实,不让演员向台外看。据说来看皮影的都是日本的高官贵胄。演啥出子合适呢?演员们认为,日本人不懂中国话,也不了解剧情。于是决定:演《五锋会》中的“大上会”。这样,连耍带扭地还热闹点。演出中,王玉清加了一段跟剧情毫不沾边的《打牙牌》:“手里拿着一把刀,定要叫他把殃遭……”

演出刚结束,由台下来了一个膀阔腰圆的彪形大汉,他身着制服,脚蹬皮靴,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到了后台就说:“你们哥儿几个辛苦了!”大伙一听都站了起来。那人又说:“我自己介绍吧,我是朝鲜国的大太子李承晚。我在中国念书待了15年,我最爱看皮影。你们演的这出是《五锋会》上的跑秧歌。不过,外添了一些话,唱的那段是节外生枝,不在剧本以内,这是开玩笑,不严肃,以后别往上添了。”他又说,“你们这个皮影班有个叫李秀的吧?他唱髯唱得不错,再给我们唱几句吧。”李秀就对着麦克风唱了一段“大封官”。

在东京,他们还到帝国学校演了一场。那是一所高等学校,日本学生不多,外国学生却不少。观看演出的不过百八十人,这又让他们不解。后来,跟剧场的经理混熟了,就把心里的疑惑都提了出来。经理说:“眼下日本国的户口簿子上,按比例七个女子一个男子。1855岁的男子,大部都到中国打仗去了,哪里还有什么男人上学啊!”他又说:“你们老几位到我们国是客人,咱们好好唠唠,有啥说啥,别拘束。如今中日两国正在交战,你们看,是日本胜,还是中国胜?”身在异国的演员只能搪塞说:“那不好说……”,经理摇摇头:“什么不好说,你们看,各个楼房里,全是女人,男人都当兵打仗去了,再干上三四年,就要亡国啦!”正是:

影班赴约棹头东,富士山下梦魂惊。

茅屋人家男丁少,妇孺切齿咒倭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