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老子眉垂地 崔八面前也是孙 — 艺人在崔八面前“报老”遭辱 桂毅 旧时,在昌黎县城有首童谣:“齐老秉的影不用请,台子搭得高,家伙敲得猛。惊醒邻家娃,还得给人哄。” 齐

白头老子眉垂地  崔八面前也是孙

          —艺人在崔八面前“报老”遭辱

桂毅

旧时,在昌黎县城有首童谣:“齐老秉的影不用请,台子搭得高,家伙敲得猛。惊醒邻家娃,还得给人哄。”

齐老秉原名齐殿相,以字秉勋行世,得号齐老秉。齐老秉是著名的皮影艺人,口碑很好。他唱了一辈子皮影,晚年,又到唐山艺校任教,为培养影戏人才尽力。他还把皮影技艺传给了儿孙后代,他的儿子齐永衡是享誉中外的皮影大师。把至尊至贵的“老”字加在齐秉勋的名字上,顺理成章。许多皮影名家也都有带“老”字的名号;张绳武叫张老绳,曹辅权叫曹老辅等。这些,人们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甚至许多观众不知道他们的原名。

可是,有些乳黄未退的无名之辈,也弄个带“老”字的名号,用以附庸风雅,抬高自己。殊不知,有的人竟弄巧成拙,事与愿违。清代,乐亭县崔八厮的影班人才荟萃,驰名远近。崔八厮有个仆人叫韩祥,他干活勤快卖力,很得崔八赏识。崔八就帮他办了个小影班,以便养家糊口。

影班里有个艺人叫赵德昌,刚出科不久,就贺了号,叫赵老德。正月,韩祥带着艺人给崔八厮拜年。崔八对皮影艺人特别留意。以便发现好的苗子,就留在崔家班唱影。

崔八厮叫大家挨个都唱一段给他听。艺人们都羡慕崔家班的优厚待遇,希望让崔八厮相中,唱得都很卖力。当轮到赵德昌时,崔八厮问:“你是哪庄的,叫啥名字?”

“我是新寨后庄的,叫赵老德。”

“叫啥?”

“赵老德。”

崔八厮火冒三丈,连问了七八次。赵德昌也连续回报了七八次“赵老德”。崔八厮见这个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只好转了话题:

“你唱啥?”

“我唱大。”

“你唱唱,老爷听听。”

赵德昌颇有兴致的地了起来。赵德昌唱了一遍,崔八厮让他把这段重复唱下去,重复了几十遍。直累得赵德昌汗如雨注,上气不接下气。说:“老爷,我实在太累了,再也唱不出来。”站在旁边的韩祥也替他向崔八厮哀求。崔八厮这才作罢。他的两眼瞪得像是要从眼眶里掉下来似的,恶狠狠地大骂一通:“你觉得你唱得真好是咋的?你唱得就像小牛子拉的稀屎那个味儿。我是想累死你个王八日的。你他妈的也敢在老爷面前报老?浑蛋!”正是:古刹无言听鸟音,为人当知道门深。白头老子眉垂地,崔八面前也是孙。